碎片化与教会根基

Link to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       由于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和行政手段,曾经兴盛一时、在各地堂会制的中国城市新型教会正在被迅速地“小组化”。当前中国的教会小组化,并不等同于海外的“小组教会”运动,因为后者有极强的组织能力,并有出众的领袖和明确的分工。中国教会的小组化却是在城市教会还未完全成熟,只因现行宗教政策的推出而被动地“分散”。而且这些教会在“分散”以后,还得继续面对被人暗中举报“非法聚会”,和网格化行政管理的体制,使得现有的“小组”面临着更加碎片化的命运。虽然在过去,中国教会不乏“分裂”的发生,但像目前既宣告公民有“宗教信仰自由”,又从根本上打击家庭教会等民间宗教团体,迫使他们彻底地“碎片化”,直至化为乌有的两面派做法,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。中国教会要如何走向未来?几十年中国基督教的发展,会否因此来到拐点,趋于没落并走向解体?

中国教会如何看待“新常态“

Link to the article in English “你可以夺走我的自由,却夺不走我的祷告; 我的祷告长有翅膀,飞跃铁网高塔, 众多弟兄姊妹都已听到。 又天天自由飞翔全都抵达蓝天上的天堂。……“ 这是目前正在监狱服刑的C牧师从狱中传出来的诗《你与我》。C牧师多年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从事儿童教育,不仅在中国境内,他也将这服事延伸到境外,那些更加缺乏基础教育的山地民族村寨里。但也就是因为这服事,他被处以重刑,迄今还在牢中服刑。 一个基督徒律师这样说:“2018年的某天,在发表了一首诗歌后,我的微信公众号立刻被封,数十篇文章也悉数消失。”

新常态中的新思路

人仰望耶和华,静默等候他的救恩,这原是好的。 耶利米哀歌3:26 Link to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自从今年以来,中国基督教的发展越来越明显地进入了所谓的“新常态”:政府下令停办所有形式的主日学,禁止少年儿童进入教堂和参加基督徒聚会,取缔各种青少年事工。强调国家拥有唯一的国民教育权,禁止教会办学,也禁止基督徒老师在课堂上教导圣经和任何基督教的内容。禁止基督徒未经政治审查和批准,就出国参加海外基督教性质的活动。截查网络上有关基督教的信息和停止含有基督教内容的印刷品,甚至要把“上帝”、“天堂”等俗语从文学作品中删除……

教会新常态

Link to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过去近四十年,中国基督教的成长,主要体现在参加基督徒聚会的人数不断增长。随着聚会人数的增加,聚会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变化:聚会的时间安排从比较随意的不定时聚集,到固定在星期天的主日崇拜。由于人数的增长,从早先基督徒开放家庭聚会,到基督徒联合出资租用适合的场地聚会,再到建立教会群体,聘请专职教会牧师;进一步再购买物业为教会会址,甚至购地建堂。而且,随着聚会常态化的发展和聘请牧师,教会的宗派立场也逐渐清晰,教牧的事奉也日趋正规,包括儿童和老人事工,跨文化宣教和社区福音工作等。虽然由于政治原因,家庭教会始终未能成为法定的社会团体,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在聚会模式等方面,却越来越接近,成为过去十多年中国基督徒发展的一大特色。